当前位置: 拍片资讯 > 行业资讯

从《生活家》看破除剧作套路方法论

2021-06-10 11:00:17

 

现实主义题材是影视创作的一大热点,近年来,现实主义题材又与原生家庭、女性独立等多种热门话题相融合,现实主义题材剧的创作还有怎样的创新空间,该如何破除剧作套路方法论?

 

6月2日,由青工委举办的《生活家》青年研讨会“破除剧作套路方法论”在京举行,青工委副主任、北京电影学院副教授、《生活家》艺术总监张巍,《生活家》编剧腾洋,《生活家》联合制片人阙志晟,《生活家》演员翟小兴及数十位青工委精英委员参加,青工委常务副秘书长张麟主持。在青年研讨会上,各位专家各抒己见,对于如何看破剧作套路的方法,指出创作者要注意从人物以及人物的关系出发,深度运用多元化场景、不跟风热门题材来进行创作。

 

不跟风热门题材,
善用“逆市场化”改编视角
关于《生活家》的创作,张巍和滕洋有明确分工。张巍作为出品人,负责整体的统筹工作,包括定调大方向、制定框架、设定角色人设等,滕洋负责具体的剧本编撰工作,他们有着共同的宗旨就是:希望能够有更多正能量的电视剧出来,让我们不抗拒悲伤也不忘记快乐,继续好好的生活。
《生活家》的剧本创作过程一波三折,据了解,在《生活家》最早的故事大纲中,有一大半情节发生于校园,约有15集的体量。然而,考虑到戏剧结构,张巍和滕洋删掉了这些戏。“我们遇到了特别大的问题,发现前后两段戏各自很好,应该拆开拍两个戏,不应该放在一起。”
在剧集进入筹备阶段,剧本依旧遇到了质疑,张巍分享称:“做完前面几集剧本就开始找平台。很多平台朋友给了很好的建议,其中就有说张老师你这个剧没有网剧相,像一个传统剧,长得不像现在会爆的剧。我问现在会爆的剧长啥样,回答是你要么甜宠,要么虐恋,要么开金手指,反正头几集就要出大事儿,把观众直接拿下,讲了很多剧作理论。我说我们这个戏会努力做到这些东西,但是我们需要给观众一个进入的过程。”
提及影视剧创新,张巍表示:“我们要做到与别的剧不同,要让观众没想到会这么编,这才是我们这个戏的出路和可能性。如果大家都有大数据支持、指导,现在还没写的作品都朝着这个方向去,又如何创新呢?”谈及市场,张巍认为市场都在追捧热门题材,《生活家》却选择了一个并不被市场看好的题材,在这个看市场看资本脸色的环境下,敢于突破,需要勇气和很好的判断能力,同时,也带给我们创作者一个启示,市场和资本不一定都对,抓住生活的本质,深入生活,在现实主义题材的方向上,总会有亮光。
《生活家》这部剧,不甜不宠,没有观众年龄层次划分,并不是市场追捧的方向,可它越往后看,越会发现爽点,这个越需要细细品,生活的平淡日常和不幸遭遇,又在矛盾里化解。

 

剧中人物有强烈的戏剧冲突,顾飞与程帆扬以合伙人的身份共同经营非凡会计事务所,事业有成的光鲜背后,各自却背负着来自不同方面的精神包袱。顾飞父亲因经济问题在自己面前跳楼身亡,他不仅承受至亲离去的痛苦,还必须面对父亲信誉垮塌这一残酷的现实,精神备受压力;程帆扬和丈夫白友新看起来恩爱有加、婚姻幸福,是否要孩子的问题却是夫妻间难解心结,也是两人生活、价值观念南辕北辙的集中投射;邱晓霞独自抚养女儿邱冬娜长大,日子在精打细算中度过,生活过得捉襟见肘。

 

在《生活家》中,尽管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但是整部剧并没有输送焦虑情绪,反而观众可以从剧中的人物选择上得到启迪和温馨的治愈感。在《生活家》中,不乏幽默风趣的台词“这做人哪,就是套张皮,死了谁都一把灰,所以呀,别光盯着你自己那点错处看。”母亲邱晓霞会用轻松幽默的方式化解现实的困境甚至苦难。

 

关于这些生活化的台词,《生活家》编剧滕洋现场分享技巧:“关于台词问题,我自己是有一个备忘录的。这个备忘录很长,会把我能看到的所有的点,都放到这个备忘录里面,在做剧本的时候会翻这个备忘录,看看哪些东西可用。但是它不会帮助塑造结构或者人物,只是一个锦上添花的东西。我们家是人均段子手的东北家庭,在河北长大,所以家里面人基本上都这么说话,特别贫的那个状态,也算是一点加成吧。”
从人物出发,
带来多元化的家庭化场景
在《生活家》中,邱氏母女相互陪伴,相互哺育。这份情感不仅内化为二人的力量,同时也打动了戏外的观众。《生活家》滕洋编剧谈及创作心得:“如何破除剧作套路,我觉得主要是先从人物出发。人物是真实存在的,是你日常生活中经常碰到的人,喜欢的人,讨厌的人,无论如何就是一个人物,这就是能够破除套路的很好的方法。”
青工委秘书长助理丁晓楠表示:“无论时代如何变化,经济如何发展,我们每个人都是家庭中的一员,家庭生活都是无可替代的。电视剧《生活家》区别于其他都市家庭剧的常规创作,给我们带来了多元化的家庭场景。刘敏涛扮演的邱晓霞打破了常规的家庭剧中的妈妈总是为老公、孩子等家人付出的片面化形象,在遭遇坏事情时,她敢于选择另外一种生活方式。”
邱晓霞作为一个文化程度不高、孕期遭遇出轨、含辛茹苦把女儿养大和女儿相依为命的单亲妈妈,可谓是尝尽了生活的苦。也正是因为这样的人物设定,所以我们眼里的邱晓霞拥有了一个市井怨妇所有惹人厌的特点:抠门儿。明明说的是请新同事聚餐,却愣是凭着“能蹭一点儿是一点儿”的生活原则,连夸带捧地让各位同事又给带鱼还给带酒!用女儿邱冬娜的原话就是:“你放心,你妈我请客,请一百个人也花不超五十。”
她还嘴碎,从早到晚总能叨叨个不停,不是吐槽生活里的不如意,就是八卦,听女儿说不小心撞见上司的桃色秘事,她脑袋凑上来问:“他们干什么了,那俩人穿着衣服没有,男的身材好还是女的身材好。”
邱晓霞这个人物打破了传统观众对母亲形象的刻板印象,母女二人把朴素的生活过得有滋有味,为自己的生活智慧而振奋满足,非常鲜活,同时也带来了很多的话题和争议,对此滕洋谈及创作感悟,“人物建立起来之后,你站在她的角度思考问题,能达到的水平就是这样的。很多人会说这个妈妈多么坑人,但是邱晓霞如果是一个非常正确的妈妈,不会把孩子养到还在底层挣扎,所以这是符合她一贯逻辑的。每个人剧作的方法论是不一样的,对于我来说,人物是一张网,每个人物形成了一个横线或者纵线,他们交织的那个点就是我要选取的剧作里面的横截面。”
丁晓楠总结道:“拍生活,最重要的就是讲好人物之间的关系,坦诚便是动人的,刘敏涛和文淇母女之间的对手戏,就做到了戏剧感,踏实落地和鲜活灵动。
“很多都市剧中描述职场女性关系大多是相互斗争,但是现实很多时候,女性之间是相互支持、相互欣赏。”在《生活家》里,有一个深刻的女性角色,刘心悠扮演的程总,程总跟小邱之间亦师亦友的关系就很好的展现了女性关系的另一面,能让我们真实体会到女生之间的相互帮助,相互救赎治愈,展示了女性之间的友谊是很强大的。
总的来说,《生活家》无疑是女性向现实题材的创新与拓展,对行业有突破意义。论坛在最后,青工委副主任张巍发言表示作为成熟的编剧和制片人,需要保护好青年编剧和制片人。“作为一个写剧本的人,不能把你的希望放在演员的加持,演员是看到你剧本好才会来,如果你剧本不好,演员就得替你改剧本,所以这个行业编剧觉得演员不尊重我们,导演也不尊重我们,天天都在改我们的剧本。我这样的人被迫下场,很多时候是为了保护我们的作品,保护学生和我们自己。”张巍呼吁行业人士除了做好本行之外的事情,还需要带动后辈一起努力。
殷贝
来源:第一制片人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拍片计算器
推荐视频
我要
拍片
拍片
报价
免费
策划
客服 400-888-0960
公众号
公众号
拍片热线
400-888-0960
微信
客服微信号
投诉
建议
维权与监督
客服:400-888-0960
客服微信号:Filmcan99
微信
客服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