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片帮-文案库
海量创意策划文案
文案库 /  电影剧本 / 夕阳余辉
20

夕阳余辉

49阅读
2020-02-04 18:03:38上传
文案详情
夕阳余‘辉影片记录本〔美国〕罗伯特·阿尔德里奇李正伦译编者按七十年代美国电影中值得注意的现家之一,就是有一不少制片人利用美国人民对某些重大政治事件的关心,拍摄一些多少触及美国现实政治问题的影片。这些影片虽然也对美国虚伪的“民主政治”进行了一定程度的抨击,但大多数属于“小骂大帮忙”性质。年在美国及世界各地广一泛止映的“夕阳余辉》’,,就是这一类型影片之一。这部影片根据瓦特·威格的小说改编,由一向以拍摄打斗片著称的罗伯特阿尔德里奇导演,西方一些影评家把它列为“政治惊险片”,有的则称之为“政治幻想片”。在表现手法上,片中大量采用“多银幕”或所谓“今割银幕”,即在一个银慕上同时出现两个、三个甚至四个画面,用以表现同时展、开的情节。凡是这类场面都标以☆,以资识别。为了使大家对当今美国电影中的这一创作倾向以及表现手法土的新花招有所了解,这里将日本《电影旬报》年月上旬号刊载的影片记录本译出来,供参考。年月日,白宫··美利坚合众国总统达维多·斯蒂文斯正在生活间里刮胡须。总统身材魁梧,正是年富力强的壮年。白宫侍应维拉特前来告诉他有客来访,他轻松地同他开几句玩笑。看起来他是个性格豁达人缘很好的总统。剃刀把脸颊弄破了一点儿,斯蒂文斯遗憾地啧啧舌头。获大拿州杳无人迹的山间公路空军金凯特大尉和他的两名属下,开着小型卡车前往导弹基地去接班。在这里,他们遭到一帮共四个人的袭击。犯人之中有一个非常野蛮,他说了声“我最讨厌军士”,就朝驾驶卡车的军士连开几枪把他打死。内布拉斯加州的公路上’空军麦康吉将军的车子行驶在公路上。车上的收音机,“有四个杀人犯从位于赫雷那的蒙大拿州州立监狱里逃了出来。其中之一⋯⋯,,麦康吉“听听音乐”旅大拿州的山间公路四个汉子的小型卡车的牌照上的字是美国空军。☆高速公路上已停止交通,各种车辆摆成一字长蛇阵,等待警察的盘问检查。一·☆小型卡车上的四个汉子各自随随便便,完全是一付散兵游勇的派头。“喂,好冷啊,开保险柜的能手把电炉子开一下”说这话的是卡瓦思,他是个意大利血统的短小精悍的汉子,他给人的印象是有些幼稚。“喂,老非洲你不冷吧了”这个被称作“老非洲”的名叫包威尔。“我只是觉得凉快而已”“老非洲”这样回答他。面带微笑看着他们开玩笑的首脑人物模样的代尔,是一个显得和善而精明干练的中年人,他在催促开车的—也就是开保险柜的能手赫克赛是他打死军士的“快点,八点以前必须把事办完”导弹基地,发射井人口附近发射井是为了受到敌方核攻击的时候免遭损失,把洲际弹道导弹掩蔽起来的地下井。这个蒙大拿州的发射井就设置了九个大力神式导弹,它们安置在弹射架上,深深地沉睡在地下。四个汉子的小型卡车开到戒备森严的基地的大门附近。卡瓦思“什么呀,一片荒地嘛”代尔“算啦把自己的辨认号码千万记住,赫克赛也一样”他看到房顶上的两架电视摄象机。“要注意那东西”尽管冒了很大的风险,但总算在辨认号码这道关上谁也没有受到盘间,四个人平安无事地突破了第一道关卡。等待他们的马上就是第二道关卡。两个士官出来跟他们打招呼,他们假装车子抛了锚必须请他们来推一把,这时,藏在车旁边的包威尔跳出来把他们打躺下。赫克赛仍然是和军士这一级的人有宿怨似的,抓住军士连踢带瑞,直到把对方打晕了还往车门上撞他。,。代尔“你干什么快点”监视室代尔拿着手枪走进监视室。包威尔背着一个军士跟在他的后边。正在通讯室接电话的主管官员根本还不知道外边发生的事。卡瓦思和包威尔把住门口。监视室官员“你们干什么了”赫克赛空手进来。代尔“那个军士怎么啦怎么没把他弄进来”赫克赛“净说些没用的。我以为只是打个招呼就完事儿呢。”铃响,这是控制室的电话铃响。代尔向监视室的官员点点头。这个官员刚要去接电话,赫克赛的冲锋枪就响了,他被打死了。就在这一刹那,代尔开枪把赫克赛打死。包威尔“浑蛋你这是干什么”电话铃仍在响。代尔“这家伙不适合干这种事。”代尔拿着听筒在听电话。电话里的声音“那辆车是不是出了什么事了金”代尔“不,不过换了人就是了”电话里的声音“同意就请金凯特上尉,··⋯”代尔“是现在就·“⋯代尔从衣袋里掏出印着“绝密”字样的暗语卡片之后重新通话“我是罗沙—·金凯特上尉”电话里的声音“金凯特上尉,请你说暗语吧广代尔“罗密欧”了护电话里的声音“第二句”代尔“和”电话里的声音“第三句’’卡片上没有第三句,难道说这就是回答了“朱丽叶”了么包威尔在旁小声地“他是想骗我们”代尔“⋯⋯没有第三句话。”电话里的声音“我重复一遍,第三句暗语呢”代尔“没有,没有第三句。”电话里的声音“要盘问里怎么样了”代尔“要盘向⋯⋯”电话里的声音“好啦玄上尉。没有第三句话呀理许可犯请下来吧。”他们忙起来。电视监视屏上表示的时’是三点另五分。他们去电梯的路上。卡瓦思“那家伙指代尔失败啦包威尔“一点不错,没有赫克赛,有谁来打开保险柜呢”往地下室的电梯里。卡瓦思“跟咱们还要口令吧”包威尔“还有这套玩意儿”代尔“、点以前没有啦。八点以后我们早就舒舒服服地躺在被窝里了。”包威尔“上帝保佑,可别有吧尸导弹室长长的金属制的隧道伸向远方。卡瓦思“你们看,这玩意好象荷兰的地下水道呢。”卡瓦思东张西望地打量着周围往前走,来到一扇门旁边时他就顺着一条横道走下去了。他在这里发现了庞大的东西,刹那间,画面看起来好象成了单色的一般,这是和习见的宇宙飞船相仿佛的大力神式导弹,它能载相当于五百至一千万吨的大型弹头,是当前美国的主力武器—洲际弹道导弹。卡瓦思惊叹不己地仰头看了看,然后急急忙忙跑回隧道。这时,代尔已经走出老远。卡瓦思招呼包威尔去看一看“简直跟科学幻想片一般”代尔在隧道里老远的地方大声斥责他。代尔“这儿不是狄士耐游乐园”隧道的尽头是导弹发射控制中心,走廊处有通讯机。代尔对通讯机讲“金凯特到达”这时,电操纵的厚重的一扇门慢慢地打开,军士卡涅里斯笑嘻嘻地出来相迎,代尔迎头给以痛击。控制中心里有一个名叫达文的,他是代尔的旧知,代尔给了他一个嘴巴,然后痛苦地命令他的同伙代尔“把他带到休息室去锁上门”代尔“这个控制中心的控制台,能操纵九个导弹。如果让四个基地同时发射的话,周围就跟圣诞树一样,刷地一下大放光彩。”包威尔“你到底是为什么呢了”·名代尔“为了让这帮疯子不能发动第三次世界大战兄把工具箱给我”包威尔“你打算干什么呢告诉我嘛”代尔“把这个控制台孤立起来。要是不把各种各样妨碍我们达到目的的装置拆除,那就对谁也威胁不了。”卡瓦思“好象也并不怎么难嘛”代尔“弄错一个可就没命啦广控制台下边的箱子里有个管状式的盒子,里边装满绿色的液体。代尔“这个绿色的管子里装的是名叫萨林的化学物质。现在我就要把它拆下来,但是非常危险,稍微歪一歪就要破裂。·····一破裂它就和氧气化合,这就变成致命的蒸汽。但是,如果能始终保持平衡,就万无一失。包威尔可千万别让我摆弄毒瓦斯一类的东西这方面的知识我连一句也没听过,还是让我躲开吧”说罢想要出去。他边往外走边说。包威尔“喂,怎么才能走出这个棺材呀”代尔“这个活干完以前谁也不能出去⋯⋯快回来”包威尔“总司令先生,我可脱离了您的部队啦,我是个很不光彩的被开除部队的家伙呀”代尔对他这番话不加理睬,和卡瓦思两人开始拆除作业。卡瓦思跪在地板上捧着那个绿色液体的盒子。卡瓦思“我的神经要失常啦”代尔“千万要沉着盯着这个泡泡就行,只要它始终处在中间就没事儿广·代尔代尔包威尔但是卡瓦思由于过度紧张,两手僵硬,简直不能活动。“包威尔,帮一把,拜托你啦”获得成功。第一个障碍拆除了。“干的不错,二等兵”“就凭这两下子我就够升班长的啦。请您给我记下来吧”管辖发射井的马尔斯特罗姆基地金凯特惨遭杀害的报告送到该基地主管人手里。发射控制中心代尔和包威尔正打算开始拆除最难的一项装置,这个装置是稍加压力就要引起爆炸的。代尔“这要先拆除保险丝,然后把绝缘体装进去。带来了么”包威尔“你知道,赫克赛在上边睡着了吧玄在他衣裳口袋里呢。”☆代尔东奔西跑地寻找能充当绝缘体用的材料。卡瓦思十分担心的样子。自言自语地卡瓦思“还没找到那个电话什么时候响起来可说不定啊”☆马尔斯特罗姆基地立刻陷人慌乱之中。官‘员“据说,遭受袭击以致丧命的是派到发射井去的金凯特上尉,可是金凯特方才还经过代码检验的呀”☆代尔把圆珠笔插了进去使它起绝缘的作用,终于顺利地通过了这个难关。位于内布拉斯加州奥哈马的美国战略空军总司令部象体育馆似的一个大礼堂里聚集了许多军人,开始了战略空军总部的一天。一司令官“诸位,早上好今天是年月日,儒略历的第日,今天的值班司令是⋯⋯”发射控制中心电话铃响。代尔若无其事,根本不加理睬,采取等着瞧瞧再说的态度。挂电话的一方是战略空军总部的军士威尔松。这是为了保障安全而挂的定期电话。☆代尔“我是发射井,找你们上级说话。转告司令部吧,发射井已经交给敌人啦卫”☆弗兰克林“跟你说,随便在电话上胡说八道是犯禁的户代尔“我想马上直接和马廷·麦康吉将军作一次个人谈话。”弗兰克林“我这是最后警告。你要不立刻停止这种废话,可要受严重处罚”代尔“你是谁报报名”弗兰克林“我是弗兰克林上校”代尔“我是劳伦斯·代尔我们已经占领了发射井你要转告麦康吉,就说各种障碍都拆除啦,你那九只小鸟随时都能够起飞。我重复说一遍,发射的力量操在我们手里啦”代尔和弗兰克林同时放下听筒。包威尔“我现在才觉得这局面还满不错的呢”卡瓦思一“下一步怎么办”代尔“要是不想法从保险柜里把钥匙拿出来,我们就只能是虚张声势的家伙。”包威尔“把赫克赛打死太不划算啦”代尔“还有两个人知道开保险柜的方法”他说着朝休息室看一看。军中教堂麦康吉将军和他的妻子正在教堂里听牧师讲道。袖珍通讯机传话找他,由此得知发生了严重事件。通讯机里说“请尽快赶回司令部”发射控制中心的休息室过去有过交情的代尔和达文正在谈话。达文“社会的事难道你还不懂可是你还想反抗什么虚伪。”代尔“这回我可要彻底地揭露它”达文“还‘这回’哪喂,你是不是还没睡醒呢告诉你,什么也不当你就是站在国会的房顶上豁出命来大喊大叫地反抗他们,对于他们来说,既初甫,也不痒。”代尔“这倒底是怎么回事变了么”达文“我看清楚了,已经都明白了。那个时代的事情,还有谁愿意去回忆它呢了”代尔“如果能够把他们的真实意图暴露出来⋯⋯”达文“那你只能受到诬陷。”代尔“不对。应该负责的是掌握主动权的那帮家伙们。就是因为谁都口头上谈真实可是谁都没有行动”达文“真实把我栓在那儿给栓了几年五年吧可是回国不到五分钟,一切都说成是我的责任啦。越共,战争,俘虏,孤儿,惨杀无辜,如此等等,一切都算个人的责任。这是怎么回事儿我简直想窜回他妈的那片可恨的密林里去呢,我只是照他们吩咐干的。尽管我是联合参谋总部的一分,·达子。尔“原因就在于谁都不知道为什么要发动那场战争。所以说从现在起就要揭露它。”文“如果你以为靠这种手段就能改变什么⋯⋯那可就真是无可救药的了。你走吧,让我一个人在这里吧”战略空军总司令部麦康吉满面愁容地在听方才代尔和弗兰克林那段谈话的磁带录音。班西蒂上校向他报告,一切控制电路都被切断,安全装置悉遭破坏。麦康吉嘟嘟嚷嚷地“虚张声势”班西蒂“话虽这么说,可是将军目前,发射井处于孤立状态是千真万确的事实。代尔准将很早就是一名杰出的军士。在空军里,象他那样精通发射控制中心各种机器的人,连一个都没有。”在导弹发射井上空飞行的直升飞机里,机上的人正在不断地和战略空军总司令部联系“场地内发现被劫的汽车一辆”☆正在注视着发射控制中心电视监视屏的代尔。☆捕捉着发射井场地内的直升飞机的监视屏。☆麦康吉等人也在注视着战略空军总部的监视屏上出现的这个画面。☆代尔把着电视摄象机控制器的旋钮,使屋顶上的电视摄象机随意旋转。☆直升飞机降落在场地内。☆这种情况立刻在代尔的监视屏上反映出来。他自言自语地“一切都跟教科书上写的一样。”☆战略空军总司令部的麦康吉等人。☆满斟啤酒一饮而尽的代尔“军队对我的评价提高啦”☆福克斯少校走下直升飞机。☆笑着自言自语的代尔“你闻出一点味道了吧,福克斯先生。你们今天是头一回起飞吧星期天出勤嘛”休息室双层床的上层是达文,下层是卡涅里斯,他们两个人都躺着被绑在床上。卡瓦思和包威尔两人在威胁卡涅里斯,要他说出开保险柜的号码。卡瓦斯手里拿着一把螺丝锥。卡瓦思“你的上司在这个舞会结束之前,还必须给当一当领路狗哪”达文“可不能告诉他呀”卡涅里斯听到达文的一声惨叫。过了一会儿,卡瓦思就挥舞着尖端带着血的螺丝锥走过来坐下。卡瓦思“非得搞成一只眼才行。怎么样两个都弄瞎吗说话就轮到你小子”卡涅里斯“你小子捅他眼睛啦”卡瓦思“不是早就跟你们说过么可你们硬是不帮忙嘛卫”说着话他又要站起来。卡涅里斯“住手⋯⋯呻吟挂在我脖子上的象个狗牌子似的东西就是”卡瓦斯立刻从他脖子上一把扯下来。两个人心满意足。岛飞包威尔“过不了两天,你这个家伙就能找漂亮姑娘啦。不过是给他肩膀上弄点伤而已。哈哈,看起来你们这帮白娃娃并不怎么聪明”边说边走开。这时传来卡瓦思的说话声“将军,号码知道啦”达文拚命地挣扎,他想把被绑在床框上的手挣脱开来,他的下巴也被绑在床上。☆代尔还在带笑注视着电视监视屏。☆福克斯等人走进躺着赫克赛尸体的监视室。☆代尔自言自语地“忠实地执行空军的教导哪下一步是打算搜索丢了的车么”☆兵士们在检查停在场地里的小型卡车。☆代尔“情况他们都清楚啦,一分钟之内准挂电话来。”卡瓦思颇为担心地“是不是被他们包围啦了”代尔“只是来了解情况的。”☆麦康吉命令福克斯和代尔对话。☆福克斯“我是福克斯少校,请你谈一谈发射井的情况”☆代尔“达文上校和卡涅里斯中尉在这里。一名军士死在通讯室啦,犯人也被打死了,你们收尸吧。以后除了司令宫的电话之外一概不接”☆麦康吉咬牙切齿地叨咕了一句“这个浑蛋”麦康吉“通知能干的查利,就说非得干个你死我活不可。全体人员要从监视室撤出来。让教堂那里的人全都到理查德那里待命,再调一些增援部队,把它团团围住。⋯⋯你以为这帮家伙已经把钥匙拿到手了么了”班西蒂“这是可能的”保险柜的门打开,可以看到,一个透明的盒子里有两把钥匙。代尔把它拿到手。代尔“诸位现在我们成了超能人了”麦康吉“诸位,在消灭代尔之前,这件事一定要保持绝密。⋯⋯给我叫通发射井淮备录音了为了防止窃听,改变波长卫”☆麦康吉“我是麦康吉”☆代尔“这个⋯⋯这个⋯⋯将军”麦康吉“你身为前任空军军宫,到底有什么不平,如此对抗军队”代尔“麦克,废话少说。我们两个很懂得让这九只小鸟能干出什么名堂来。不打折扣,一个小时以内你让‘老板’跟我通话”麦康吉“你这个疯子”代尔“任意背信弃义的人才是疯子。今年我要让全国都知道我国的真实情况。”麦康吉“代尔你听着”代尔“你的话我什么也不要听了。你曾经有过机会,因为以前我到你那里去过好几次,求你把真实情况公之于众。可是你呢,你把重要的备忘录送进了废纸处理机器。并且说,如果我不听话,这回就连我也送进废纸处理机⋯⋯老实跟你说吧,我的手指头眼下就在熟悉的按钮上呢。从现在起,给你一小时的时间。下次我这个电话铃响的时候,对手必须是美国总统。”白宫斯蒂文斯的私友奥尔克将军他似乎是总统助理正在着了迷一般地看电视上的足球赛。国防部长卡斯里进来。他是在听到谣传说他被撤职,大吃一惊,赶来的。卡斯里“一年之内部署如有变化,对于你的选举我就很难再负什么责任了。”斯蒂文斯“我没有这种打算。不论是对于你还是对于国务卿,只是希望你们推行政策。”卡斯里“什么政策”斯蒂文斯“你是想说我们根本就没有政治方针吧”卡斯里“是的,总统”异乎寻常打到白宫来的电话铃在响。总统从抽屉里拿起秘密电话。☆麦康吉“总统阁下这个电话不必担心有人窃听。导弹基地发生了可怕的情况。”☆斯蒂文斯“什么”麦康吉“前空军准将劳伦斯代尔带领三名越狱囚犯把⋯⋯”斯蒂文斯“等一下,这个将军因确实犯杀人罪而被押在怀俄明”麦康吉“⋯⋯在蒙大拿。这一伙闯进了马尔斯特罗姆附近的洲际弹道导弹基地,发射井目前处于孤立状态。”斯蒂文斯“到底怎么回事了”麦康吉“一句话,就是我们无法制止它发射。”斯蒂文斯“你是说他们可能发射一个大力神导弹”麦康吉“不,九个”斯蒂文斯“⋯⋯安着核弹头吗”麦康吉“是,安着。大力神式是我国的主力武器”斯蒂文斯“这个疯子怎么能够闯进有绝密设备的地方,而且还居然能够操作最复杂的机械,这是怎么回事将军”麦康吉“劳伦斯·代尔并不是疯子。他在我手下工作过两年,他是马尔斯特罗姆导弹基地的设计者之一。”斯蒂文斯“⋯⋯那导弹的目标地点是哪儿”麦康吉“不知道。关于目标地点,这机密只有总统您和参谋长联席会议,还有国家安全委员会这三者才知道。”斯蒂文斯“那大概是⋯⋯”麦康吉“恐怕是苏联的某个地方吧”斯蒂文斯“⋯⋯代尔占据了那以后,和他谈过话了么”麦康吉“谈过。他说,五十八分钟以内您如果还不给他挂电话,他就发射。”斯蒂文斯“除此之外·,·⋯”麦康吉“他要求的非常之多。几秒钟之内把材料给您送去。”斯蒂文斯“我坦率地问,希望你也坦率地回答。有没有不惊动社会悄悄了结的办法”麦康吉“没有·⋯‘·可是,总统先生,要发射得有保险柜里的两把钥匙。还没有接到报告说代尔已经打开了保险柜。派到发射井去的人都是最出色的。我想他们不会对代尔说实话。我以为这是代尔在虚张声势。”斯蒂文斯“如果是这样当然很好⋯⋯”放下电话之后命令亲信“召集有关部长开会。告诉他们走地道’’总统班子都在听代尔和麦康吉会谈的录音,表情严峻。他们是国防部长卡斯里,国务卿连富尔,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斯宾塞,司法部长克林卡,中央情报局长费迪卡,空军上将克莱因,此外还有奥尔克。斯蒂文斯进来“让大家走地道实在对不住。白宫的新闻记者俱乐部,一听到坏消息耳朵就竖起来。”即使在这样的时刻,他也不忘幽默,显得豁达而圆滑。斯蒂文斯“对国家安全委员会暂时保密。要想尽办法不让苏联闻出一点味道来。从法律的角度,从外交的角度,这都必须多加考虑⋯⋯我想作为单纯的要挟事件来结束它。”连富尔“美国政府不能和杀人犯作交易”斯蒂文斯“你谈的不对,亚瑟只要有必要,不管是多么令人厌烦的对手,我们必须和他保持友好的关系。”费迪卡“代尔到底是个什么人物中央情报局的名单里可没见过这个名字。”斯蒂文斯“克莱因将军,他⋯⋯原来在空军里呆过吧。你把他的情况介绍一下”把代尔的照片加以放大的投影银幕。克莱因“差不多三十年来,劳伦斯·代尔一直是个杰出的军人。但是在越南生活了五年之后,他变成一个完全没有适应性的人了。回国的时候,他的妻子已经抛弃了他,他被推到失意的深渊。我们的所作所为⋯⋯”奥尔克“结果是让他蒙受了不白之冤”斯蒂文斯“⋯⋯什么”奥尔克“我们给他加上了莫须有的罪名。总而言之,他在政治上成了一个激进分子。⋯⋯于是,我们为了封住他的嘴,首先是给了他将军的地位。但是,这一颗‘星,没起作用。⋯⋯他坚持他的信念,结果呢,问题就开始表面化了。⋯,’’于是就发生了蒙大拿事件。”斯蒂文斯“什么⋯⋯事件了”奥尔克“和从越南回来的士兵口角⋯⋯互相谩骂,对方本来就有心脏病⋯⋯这不过是个偶然的事件,可是却给我们造成了机会。”斯蒂文斯“结果呢了”奥尔克“结果是我们宣判他有期徒刑三十年。”克林卡“这事我们并不知道。”克莱因“我是后悔得不得了,但毕竟是职责所在也无能为力。”卡斯里“不理不睬是不行的呀,总统请给他挂个电话吧”☆发射控制中心的电话铃响,卡瓦思毫不胆怯地拿起电话“谁呀”☆斯蒂文斯“我是达维多。斯蒂文斯,请代尔将军谈话”☆大吃一惊的卡瓦思,对代尔“货真值实,这可不是开玩笑。”代尔“总统,我很光荣”斯蒂文斯“谢谢你,将军我老实跟你说,你的确受了冤枉。但是,让我们大家用合情合理的办法来解决好不好我已经知道你是某一悲剧性事件的牺牲者。”代尔“总统关键问题我还得说清楚。我这个举动并不是为了复仇。”斯蒂文斯“怎么办好呢了”代尔“我有几个要求。”斯蒂文斯“我要听一听,请说吧。”代尔“首先是为了我的同谋者们,需要小额钞票一千万元。”斯蒂文斯“其次呢”代尔“亡命到想去的国家”斯蒂文斯“办法呢”代尔“用总统座机”斯蒂文斯“⋯⋯就这些了”代尔“为了使我们能够安全地到达目的地,需要一个人质”斯蒂文斯“难道是特定的人物了”代尔“就是您,总统”☆高兴得拥抱在一起的卡瓦思和包威尔。☆表情严峻的总统班子。斯蒂文斯“知道啦除此以外呢”代尔“还有一项。我以为理当挽回美国人民对政府信任的时机已经到来。方法就是把这个国家为什么必须发动这场牺牲五万美国人的生命,并夺走了二十倍于这个数字的南亚人民生命的战争的真正理由,公之于众”斯蒂文斯“怎么做才合适呢”代尔“请你广播国家安全委员会的号文件的内容。⋯⋯也就是说,等我们到达外国之后,您通过电视在全国人民的面前一字不漏地朗读这个文件。”斯蒂文斯:“你是怎么知道这个文件内容的r”代尔:“我是从某位优国之士那里知道的。不过这都无关紧要。”斯蒂文斯:“得给我时间!”总统答应一个半小时之后通知结果。最后他自言自语地:“就是当个州长也能干得很出色!”克莱因空军上将正在向总统报告:“发射井的九个洲际175导弹的目标地点,是苏联的奥涅萨瓦斯克,这里是重要工业地区。下面是⋯⋯,,使用二十倍于音速的大力神式导弹袭击这些地方,能够把它夷为平地。但同时也是世界的毁灭。总统根本就没有听他的报告。克林卡:“如果没有读过文件,就没法谈。”各首脑人物发表“无保留的”意见。奥尔克:“这件事如果是军事上失策或者没什么了不起的机密,也就罢了,可··⋯,”克莱因:“纯粹是由于军方犯罪性的疏忽造成的。”克林卡:“人民如果知道这件事,可能会作出什么反应呢?我不知道是否能经得起这样的冲击。”费迪卡:“从中央情报局来说,我认为这样的暴露会招致最坏的结果。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应该公开。”连富尔:“当时作出的结论全体意见是一致的。”斯宾塞:“我在军队多年,我看到许许多多的人在战争与和平之中成长起来,所以我相信,这个国家是能够经得起真实的考验而生存下来的伟大国家。恐怕⋯⋯恐怕这件事也许是我们表示信任人民的最后机会。”卡斯里:“对于这个意见我很感动。如果是另外一种情况的话,经过十分周到的准备之后,也许是可能的。但是这样的事如果一广播出去⋯⋯总统,这可是要命的呀!难免造成悲剧性的错误。”事情到了这个地步,麦康吉决心消灭代尔一伙,为此,他单独地进行了作战的淮备。这个计划称作黄金行动,办法。176-是派人从电视摄象机顶上这个死角下来,潜入发射井,把代尔一伙烤死在发射控制中心的厚达八英尺的钢铁的墙壁里,直接使用的武器是小型原子弹。只是因为放射能的余波最小限度能波及周围六十英尺,所以总统班子对这一点没有立即表示同意。卡斯里:“总统,再和代尔谈一下如何?⋯⋯”☆斯蒂文斯:“代尔将军,你要求的是一千万元,干脆给你两千万元吧!”☆卡瓦思与包威尔喜形于色。斯蒂文斯:“对于你和卡瓦思、包威尔的这次行动不仅不问罪,而且包括对于你们尚未服满的刑期,以及过去所判刑罚在内,一概取消。此外,凡是你们愿意去的国家,为了你们能够安全到达,我都可以以个人的名义写好信件。”代尔:“您这种意见我们完全同意,但是我提出的最后一个要求结果如何:”斯蒂文斯:“代尔将军⋯⋯马上发表它还不合适。要是我个人就能解决的问题,我一定乐于答应下来的。”代尔:“连一天也不能等!在‘对总统的信任’这一虚伪的招牌之下,曾经死了多少人哪!由于‘对总统的信任’这一教义,竟把这个国家的真正信任破坏得一干二净。它不是使我们强大起来,恰恰相反,而是使我们软弱无能、优柔寡断,成了无可救药的人民。”斯蒂文斯:“你不仅非常了解情况,而且完全正确。但是,因为这是个很微妙的问题⋯⋯”代尔:“由于这种‘信任’而牺牲的年轻人的父母,都被激怒得站177起来了。涤荡污垢是回避不了的,还需要继续涤荡,现在为时还不算太晚。你错啦,总统里这不是什么交易的问题!”说罢,他单方地挂断电话。斯蒂文斯:“如果没有别的什么意见,黄金行动就开始吧!”在树林里压断树木而前进的坦克、电视车,陆陆续续地集中,声势很大,简直是大规模的作战一般。所谓黄金行动,就是利用发射控制中心的电视控制台的佯攻战术。发射控制中心卡瓦思和包威尔非常不痛快的表情。卡瓦思:“好不容易答应给咱们两千万元,可你⋯⋯”包威尔:“你和国旗都是没有用的家伙l”代尔:“要么使大家都满意之后离开这里,要么死在这里!”白宫两个电视银幕。克莱因:“左边这个反映牵制他们用的坦克等等;右边这个反映直升飞机。一切都布置妥当,能看得清清楚楚。”☆卡瓦思:“坦克上来啦!象巴顿坦克队一般戈”包威尔:“这就是因为他们‘对总统信任’的结果嘛。”从电视监视屏的屏幕
联系TA帮您文案
获取
立即告诉TA
我们将通知TA,24小时内将与您取得联系
下载文档到电脑,查找使用更方便
文档的实际排版效果,会与网站的显示效果略有不同!!
需要10积分 【积分获取】
分享给其他人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选择举报理由
内容违规
侵权
血腥暴力
其他
提交
我要
拍片
拍片
报价
免费
策划
客服 400-8880960
公众号
公众号
拍片热线
400-8880960
微信
客服微信号
投诉
建议
维权与监督
客服:400-8880960
客服微信号:Filmcan99
微信
客服微信
扫码登录
微信扫码自动注册/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