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片帮-文案库
海量创意策划文案
文案库 /  电影剧本 / 无因的反抗
20

无因的反抗

53阅读
2020-02-04 18:04:29上传
文案详情
无因的反抗‘〔美国〕斯·斯特恩徐建生译原编者按这是对五十年代美国场景中苦闷的孩子们的一次电影化的探究,我们得到的是一部值得注意的青少年悲剧,它带有揭示性的和重要的洞察力—不是希腊古典式的而是标准弗洛伊德式的,它充满着俄狄浦斯情结的内容。这是一个关于被遗弃和恐惧的故事,但也是一个关于自我发现与和解的故事。同《毕业生》一样,它对青年人的天真作了一次检验,但角度却完全不同。在斯图尔特·斯特恩的这一杰作中,故事构思和影片导演均是尼古拉斯·雷,它使雷荣获年奥斯卡奖提名。影片的主角,‘十七岁的吉姆由已故的詹姆斯·迪恩出色地扮演,他渴望得到父亲的爱和指教而父亲则是个落入俗套的失败角色。通过影片,我们看到进行反抗的、苦闷的美国青年的缩影和模型十年之后,他们以一种巨大的力量突起,其规模远远超出了这部影片中所表现的青年问题。他们是好孩子,苦闷的孩子,但归根结蒂还是遵守当时法律的一代。他们彬彬有礼,力图接近自己的父母。这是一个关于正派青年的温暖人心的、值得进行心理学研究的故事,字里行间充满着对年轻人的同情和移情作用。吉姆在陷入困境寻求指导时问他的父亲“要想成为一个男子汉,你该怎么办”这是孩子们的一个永恒的问题它在父子关系中引起一次又一次的反响一这是一个永远需要回答的向题。尹、,甲、门甲、、产、产、产、妇、沪、尹、凡月‘、、产、、产‘、八曰、、气又译无因的反叛》,本文译自《最佳美国电影剧作》,萨姆·托马斯编,纽约皇冠出版公司,年。本文与完成片有所不同,可以说后者所反映的问题更深刻。—编者··《无因的反抗》的夭才编剧斯特恩先生,年月日生于纽约,毕业于衣阿华大学,做过戏剧演员。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他抖去步兵军装上的尘土,开始为电影和电视写作。他创作的影片还有《搁架》!、《局外人》、硬五陋的美国人》、《雷切尔,雷切尔》。萨姆·托马斯剧中人物吉姆一家吉姆的祖母—一个年逾六十的漂亮而专横的老太太,儿子的一举一动都要看她的眼色。她是全家纠纷的根源—一个无言的统治者,弗兰克婚姻的无声敌人。吉姆的父亲—弗兰克是个羽翼未丰的男人,从来役有快乐过。他渴望成为吉姆真正的父亲,但从不知该如何做起。吉姆的母亲—严肃,不成熟。她对自己的丈夫一点儿也不了解,对婆婆的干预愤愤不平。因整日与一个窝窝囊褒毫无兴趣的男人为伴,而迁怒于丈夫和儿子。吉姆—这一家庭愤怒的产物和牺牲品,刚刚十七岁就对白己的生活困惑不解。由于父亲的“四不像”,他不知道如何成长为一个男子汉。由于有个喜欢伤害人的母亲,他希望所有的女人都遭殃。但是他仍希望能找到,一个愿意接受自己满腔柔情的姑娘。朱迪一家朱迪的父亲—一家法律公司的低级职员,满身孩子气,有吸引力,快活。面对女儿的长大成人他不知所措,唯一的办法就是横加指责。朱迪的母亲—以白我为中心,害怕进入中年。她觉得朱迪像鲜花怒放般的青春是对自己的地位的威胁,认为朱迪抢去了丈夫对自己的注意。朱迪—这一家庭的牺牲品。刚刚十六岁,就因无法正视自己的父亲而惶恐不安—她需要他的爱,当遭到拒绝时痛苦不堪。因此她故意招引其他男子的注意,以报复父亲。··博—朱迪的弟弟。他年龄尚小,不足以构成对任何人的危胁,所以还能无忧无虑地成长—他的父亲无疑更偏爱他。柏拉图—一个分裂家庭中的男孩。有一个不在身边的父亲和一个四处旅游的母亲。他认为自己是人人嫌弃的对象。他十五岁左右,想为自己找到一个替补家庭,赶走内心的寒冷。尤其希望找到一个能提供父亲般庇护的朋友,能一起渴望着那种难得的温暖。布兹—一个十七岁的有施虐狂的男孩。他到处惹事生非,以实现心目中想望的男子汉形象,实际上是掩饰内心真正的伤感和渴望。他也许是被双亲拒之于门外的孩子,为获得任何一种声望或个人价值,必须不断地挺而走险。其他孩子—海伦、克伦什、穆斯、古恩、奇克、库基、米尔。他们都用自己独特的方式去寻求人们的承认,他们都因得不到家庭的温暖而苦受煎熬。为排谴内心的烦乱,他们在外面制造麻烦,充当寻找对手的斗士。黑女人—柏拉图的母亲雇来照顾儿子的佣人。服务员—夭文馆的向导,他也做了父亲。讲解员—天文馆的讲解员。雷伊—一位富有同情心的青少年刑事警察杰恩—另一位青少年刑事警察。此外还有警察,成年人,其他反叛的孩子,三个墨西哥小孩和因孩子们打劫的受害者。淡人。沉沉的黑夜,朦胧的镜头。摄影机缓慢地摇过天空,远处传来清脆的午夜钟声。最后一声钟响时,镜头停在占满画面的银河上,复活节的歌声响起,一这是一群未受过训练的孩子们的参差不齐的歌声。摄影机下摇括入一所教堂的塔尖。随着歌声摄影机继续下摇,透过一扇窗子我们看到歌声的来源。摄影机拉开,展现出—远景。城市,夜。突然出现的城市,布满点点明亮的灯光。镜头下摇,拍摄一条停满汽车的空无一人的街道。歌声停止,但尚有余音缭绕。一辆汽车刚刚停下来,车灯熄灭。一个男人用刚才歌曲的曲调吹着口哨钻出车来,并从前座上拿起一包礼物,撞上车门,沿街道向一座亮着灯的房子走去。他必须穿过两盏路灯之间的一块长满杂草、布满垃圾的空地。这个男人沿空地边缘走着,仍旧吹着口哨。这时一簇人影悄悄地从草丛里站了起来。在此之前,这群人一直藏在暗处。他们无声无息地跨上人行道,尾随着那个男人。人群的脚步声响起,口哨声停止。男人向后瞥去,看见尾随自己的人影。这些人影已占满了整个人行道。借着街灯的光亮看出他们是一群少男少女,全是年轻人。那男人加快步伐,追随者的脚步声也随之加紧。他开始向那座亮着灯的房子跑去,跟随者也跑了起来。在下一盏路灯处他突然停住脚步,转身面向人群。他们走上来,一下子把他围在当中。一时没有人开口讲话,后来一个男孩咧嘴笑了,他的名字叫布兹。他高高的个子,摆出一副男子汉的架式。布兹友好但又是冷漠地你吹的口哨很好听,再吹点儿。那男人紧张地吹了一句,试图对这种白己也闹不明白的形势开个玩笑。布兹突然接着说你有烟吗男人哦,我想有的—他哆哆嗦嗦地翻口袋,找出一盒香烟,慌乱之中竟掉在了地上。众人看着他拾起香烟,递给布兹。男人接着说带过滤嘴的。布兹微笑—鼓励地你抽,抽支香烟,爸爸。男人疑惑地笑了笑,把烟放进嘴里。布兹仍面带微笑,掏出一盒火柴。布兹我替你点烟,爸爸。,·布兹划着火柴,把它凑近男人的脸照了照。然后又在他的鼻一子底下划着整盒火柴。男人尖叫一声,手中的香烟落下。布兹给了他一记清脆的耳光,脸上的微笑全无。众人围了上来,摄影机摇开。又停在从礼品包中落出的一只机器玩具小猴子上。小猴子开始在人行道上疯狂地跳起舞来,最后停了下来。众人的脚纷纷从一动不动的猴子身旁迈过。镜头升起,那个男人已经不见了。接着是片刻死一般的寂静,然后我们看见一个男孩孤独地沿街道走着。他喝得醉熏熏的,有一次竞跌倒在地。这就是吉姆,一个留着平头,身穿优质西装的十七岁英俊小伙儿。散落在人行道上的东西绊住了他,他弯下腰去并从乱物中检起那只玩具猴子。他笑了,给猴子上紧了发条,把它放在人行道上,自己也坐了下来。他高兴地看着猴子跳舞。远处传来警笛声,越来越响,对此吉姆毫不在意,又一次给猴子上紧发条,放开让它跳起来。叠印字幕“无因的反抗”主演—警笛在近处刺耳地响着,吉姆抬头看去。我们看到—叠化近景。闪亮的警车灯,警笛大作,随后停了下来。刹车声。摄影机移动,表现警车停在一所警察局的门口。两位警察下车,中间挟着奋力挣扎的吉姆。他们把吉姆拖上楼,穿过两道门。警察局内接待处,一间大厅,周围是几条通道,警官的办公桌就摆在当中,实际上那是一个长方形的柜台,警官就站在里面。旁边有几间用玻璃隔开的会见室,墙边摆着一排长椅。一副繁忙、混乱的候审场景,电话铃响着,被拘捕者被警察押过。吉姆进门时朱迪已经在候审者之中。她是个十六岁的金发少女,在拥挤的长椅上坐着,脸上带着萎靡不振的愁容。一对面的长椅上坐着三个光着脚的脏兮兮的墨西哥小孩,年纪最大的是个四岁的男孩,他保护着自己的妹妹,而这个妹妹又在安抚身边椅子上的一个啼哭的婴儿。站在柜台角上的是一个十五岁矮个子、十分腼腆的男孩,名叫约翰·“柏拉图”·克劳福德。他在发抖。他身边有个身材高大的黑女人,是他家的佣人。吉姆走进门来,被带到柜台前。有个警察向鲁官递上一一份简短的报告,警官只扫了一眼。警官第十二街行凶案那一伙儿的警察不,只是酗酒。警官可是报告上说他是在那被捕的。警察总局的人已经审了他一小时了。没他的事,只是酗酒。警官小酒鬼。好吧—你能不能让他靠着什么东西站好警察把吉姆领到朱迪的长椅旁,让他靠墙站着。警察搜一下吉姆衣袋,吉姆向上扬起的脸上现出祈祷的表情。警察从吉姆的衣袋里翻出那只玩具猴子,想把它拿走,但是当吉姆请求留下它时,他又还给了他,然后转身走开。另一名警察走进来,将坐在朱迪身旁的另一个候审者领进另一间屋。吉姆挨着朱迪坐下,冲她笑了笑,但是得到的却是一副冷冰冰的面孔。他给猴子上紧了发条,把它放在地上让它跳起舞来,但是她还是无动于衷地坐着。摄影机摇拍,表现其他人兴致勃勃的反应。我们看到柏拉图抬起头,看着,笑了一笑。摄影机停在那几个墨西哥小孩身上,他们也在笑。一位名叫杰恩的主管少年犯罪的秃顶警察在他们面前蹲下,笑了起来。杰恩你现在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了‘小男孩摇了摇头。小男孩摸了摸杰恩的秃头你的头发哪去了杰恩没了。小男孩你是剃光头了吗·杰恩哦,不是—是掉光了小男孩同情地噢—杰恩笑了,此时另一位少年刑事警察走了进来,停住脚看着孩子们,他叫雷伊。雷伊他是哪一帮的杰恩判他两年。雷伊你妈妈在哪儿,小家伙’小男孩我不知道。雷伊和杰恩交换了一下眼光,然后雷伊向朱迪走去—摄影机跟拍。他俯视着她,翻看了一下白己手中的档案。雷伊朱迪—现在该你了。朱迪咕浓着他恨我。雷伊什么朱迪他恨我。朱迪站起身来,雷伊领她向一间玻璃隔间走去。摄影机跟着他们,吉姆望着他们。雷伊你为什么认为他恨你,朱迪朱迪不是认为,是知道。他看着我就像是看着世界上最丑陋的东西。他不喜欢我的朋友—他—雷伊领她走进办公室。朱迪先走进这间小办公室,雷伊随后。他为朱迪指了一张椅子,同时自己也在办公桌后坐下。朱迪他不喜欢我的一切—他叫我—他叫我—她开始哭泣,毫不掩饰,但却只用手掌不停地擦眼泪。雷伊他使你觉得很不幸福’朱迪哭着他叫我肮脏的妓女—我自己的亲生父亲雷伊你认为你父亲是当真的朱迪是的我不知道我是说也许他不是当真的,但是他的行为像是当真的。我们凑到一起,我们要庆祝复活节,好好玩一玩。一次多不容易的聚会。所以我穿上我的新衣服,堆备出门,而他—雷伊就是这身朱迪是的—他开始大喊着找手绢—尖叫。他按住我的脸,把我的口红擦得一千二净—一直擦到我觉得自己的嘴唇都擦没了。与此同时他一直冲我大喊大叫—骂我—那个脏字—就是我刚才告诉你他骂我的那个脏字。于是我就从家里跑了出来。雷伊这就是你凌晨一点钟在街头徘徊的原因朱迪我只是随便走走。我曾打电话给伙伴们,但是他们二都不在家,我找不到他们。我恨我的生活,我真恨。雷伊你当时是不是想找个伴儿,是吗朱迪没有。雷伊你有没有停下来和什么人说话,朱迪她保持沉默你很高兴那样做一朱迪不。我自己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那样做。雷伊你认为那样就能够回到你爸爸身边吗了我是说,有时如果我们无法与自己想要的人接近,我们只有让他嫉妒—让他们不得不注意。你难道没有想到过这一点吗朱迪我从来没有跟任何人接近过。雷伊有一帮小伙子在第十二街打劫了一个人,朱迪。朱迪你知道他们是在哪儿抓到我的第十二街工我离那儿远了去了雷伊如果我们能安排,你愿意回家吗没有回答雷伊问女警察你通知她父母了吗女警察她连门牌号都不告诉我。雷伊你家的门牌号是多少,朱迪我们得搞清楚你的父亲是不是愿意来接你。朱迪充满希望地抬起头除非你真的不愿意回家沉默,你愿意留在这儿了摄影机推向朱迪,她抬起了头,非常小声地说。朱迪列克星顿只。警笛声传来,朱迪透过坡璃墙向吉姆看去。我们听到雷伊在拨电话。中景,吉姆的长椅。吉姆扬头坐着,双眼紧闭。随着警笛声越来越响,吉姆张开嘴跟着学起来—一声长长的、凄凉的哀鸣。中景。柏拉图和黑女人。柏拉图微笑着凑近吉姆,黑女人也跟了过来摄影机跟着摇拍。吉姆继续叫着。中景。吉姆、柏拉图和黑女人。一个警察进人镜头。警察嘿吉姆又叫了一会儿。警察接着说嘿这回可出够了气了。吉姆要不要我学一学笨警察警察住嘴。我警告你。吉姆是,夫人。警察走出去。黑女人向剧烈哆嗦的柏拉图弯下腰去。黑女人你在发抖,约翰你冷吗了柏拉图摇摇头。吉姆注意到他。吉姆穿我的外套柏拉图抬头看吉姆。吉姆继续你要不要穿我的外套它很暖和,柏拉图想穿,却摇头表示“不”。全景。朱迪所在的那间办公室。朱迪和雷伊还像以前那样坐着。朱迪仍旧隔着玻璃向外望。雷伊你母亲过几分钟就来,朱迪—朱迪猛醒过来什么雷伊你母亲过几分钟就来。朱迪吃了一惊我母亲雷伊向门口的一位女警察做了一个手势,并把朱迪带向门口。门外,雷伊把朱迪移交给那位女警察。雷伊有人会来接她。朱迪你说过你是给我父亲打电话。雷伊再见,朱迪。别着急。朱迪没有回答。雷伊走回办公室,摄影机跟拍女警察和朱迪从吉姆的一民椅前走过。摄影机停在吉姆、柏拉图和黑女人身上。吉姆盯着朱迪吹了声口哨,但是却没有得到反应。杰恩走来,站在黑女人面前。杰恩约翰·克劳福德黑女人是的,先生。杰恩跟我来,约翰。柏拉图站起,随杰恩走去,黑女人尾随在后。只剩下吉姆一人,他闭」双眼,头向后一扬,在镜头推成他脸部特写的同时又发出一声警笛的哀鸣。吉姆母亲的声音画外吉姆吉姆猛然抬头,愣住了,然后神秘地笑了,并且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低角度镜头,三个人的紧凑镜头,吉姆的父母和祖母挤站在门口,呆住了。他们都穿着睡衣。吉姆的母亲是个非常时髦却有些冷漠的女人,父亲则不修边幅。祖母身材极为矮小,却也很时髦,两只眼睛非常有神。中景,吉姆面对着他们。吉姆复活节快乐。画面紧凑的镜头,全家人。母亲你今天晚上去哪儿了他们的电话一直打‘到俱乐部,我从来也没有这么害怕过,沉默。父亲今天晚上你去哪儿了吉姆。近景。吉姆。他一言不发。近景。父亲尴尬地笑了。中景。吉姆。吉姆你认为我很可笑吉姆突然转身向那间办公室的玻璃墙走去,透过玻璃墙我们可以看见柏拉图、黑女人和杰恩。他透过分隔自己与柏拉图的玻璃向里看去。吉姆接前你为什么不穿我的外套办公室内,透过玻璃我们可以看到吉姆,他转身走开。柏拉图仍旧在发抖,膝关节不断地碰撞。杰恩知道你自己为什么向那些小狗开枪吗约翰沉默杰恩他们是那么叫你吗还是你有了绰号柏拉图低声地柏拉图。黑女人你现在好好地和这个人说话,听见了吗他会帮助你的。柏拉图没有人能够帮我。杰恩你能不能告诉我你为什么要射杀小狗,柏拉图柏拉图不能,先生。我像往常一样走到邻居家去着小狗,它们正在吃奶,于是我开了枪。我想是我不好杰恩你以为做了这样的事结果会怎样柏拉图我不知道。死在电椅上杰恩你从哪儿来的枪柏拉图在我妈妈的抽屉里。黑女人她留着枪是为了自卫,先生。房子里没有男人她就害怕。杰恩今晚你妈妈在哪儿柏拉图。柏拉图她出去了。黑女人她好像总是出门,她在芝加哥有个姐姐,她去那儿过节。她说姐姐是她唯一的亲人。杰恩你父亲呢一柏拉图沉默不语。黑女人他们不在一起,我们好久没有见到他了。杰恩你收到过他的信吗孩子。柏拉图抬头看去,吉姆和他的家人正走进隔壁的办公室。吉姆向柏拉图微笑,柏拉图报以轻轻的一笑,马上又窘迫地转移目光。杰恩你知道,这孩子可以去找找心理医生。柏拉图稍有笑容精神病医生黑女人笑吸,克劳福德太太不信这个杰恩她或许最好现在就去试试。另一间办公室内,吉姆、他的父母和祖母还有雷伊挤在这间小屋内。吉姆嘴里哼着“沃克里之旅”的曲调,好像对周围发生的一切根本不感兴趣。雳伊怀疑这是否仅仅是不感兴趣的问题,所以仍让吉姆哼下去,以便发现真正的原因。祖母像看一场网球赛一样观察着周围的一切,发出轻微的或恐怖或吃惊或同情的声音。大家都不理祖母。有一段时间没有人讲话。雷伊观察着吉姆哼歌,后来父亲摇了摇头,抬眼看去。父亲我不明白喝一点酒竟会如此糟糕。雷伊你不明白父亲是的,我一点儿也不明白。我要说一一雷伊他是一面镜子,斯塔克先生,在我看来他不仪仅是喝了一点酒的问题。父亲暗自发笑听我说,听着—母亲以亲切的、半幽默的不赞同语气对吉姆说吉姆—不一要哼了。吉姆仅仅向她翻了翻眼睛,然后把目光移开—但是嘴里仍然哼着歌。父亲我想我也有些管教不严。母亲是吗弗兰克。什么时候父亲听着—你能不能等到我们回家再说雷伊好好我知道你们有些恼火,但是—父亲对不起。雷伊你呢吉姆,不为自己说点儿什么吉姆停止了哼歌,耸了耸肩膀不感兴趣,对吗吉姆点了点头母亲你不能回答问题吗你到底是怎么回事一父亲他只是喝醉了,亲爱的。母亲我在跟吉姆说话。父亲对雷伊就让我解释一下—我们刚刚搬一到这里,你明白吗这孩子一个朋友也没有,而且—吉姆告诉他我们为什么搬到这儿。父亲住嘴,吉姆。吉姆用不着你来护着我,父亲对吉姆如果我试一试你介意吗你一定会当着我的面撞上门对雷伊我努力安慰他—怎么样呢对吉姆难道我没有给你你所想要的一切吗一辆自行车—你就有了一辆自行车。一辆汽车—吉姆你是给我买了许多东西。谢谢你。父亲不仅仅是买东西给你你听见了,有人说你们这些孩子是因为得不到足够的爱难道我们没有给你爱和感情吗沉默。吉姆极力压制自己的感情,但是他眼中充盈着眼泪那又是什么问题我甚至无法与你接触,你总是拒人于千里之外。我希望能理解你。你为什么喝醉了,肯定有原因吉姆两眼直视前方,尽量不去理睬他是因为我们参加了那次舞会沉默你知道那种舞会最后总是闹成醉蘸酵的—这不适于孩子。母亲一分钟以前你还说他喝酒没什么关系祖母他是说喝一点儿酒。吉姆忍不住地你们都要把我撕裂了母亲什么吉姆不要再折磨我了你说一件事,他说一件事,然后大家又都变成原来—母亲真是有教养的行为啊,祖母笑着你知道他像谁雷伊出来,吉姆,出来一下。雷伊坚定地推他出门,进到柏拉图和杰恩已经离去的那间办公室里。雷伊能不能给我们一分钟的时间了父亲非常不自然地当然,当然。杰恩的办公室,只剩下雷伊和吉姆。吉姆应该有人在她的泻盐里放点儿毒药。雷伊你说的是祖母没有回答。吉姆转过身去吉姆我糊涂了。雷伊镇静,孩子,我警告你。吉姆洗一洗,回家去。雷伊真是个倔脾气。你唬不了我,伙计。你为什么不穿靴子吉姆突然扑向雷伊,雷伊敏捷地闪过,并把他摔在桌子旁边。雷伊继续说你不讲出来这不太好,你完全可以上少年法庭,是不是你想去那儿了吉姆不。雷伊肯定是这样。你想把我们惹怒了好把你关起来。为什么吉姆别管我。雷伊不。吉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雷伊接着说—别跟我说不知道。有人给你冷面孔了吉姆我就是这样—强忍眼泪有时脾气不好。雷伊突然变得温和起来好的,好的。说出来。吉姆开始卜哭泣你现在是不是发泄一下吉姆始终都想不知道是怎么了—我总是想找麻烦,而且我—我发誓你最好把我关起来。要不我会把什么人打得头破血流的一一我自己知道。雷伊那就打这张桌子吧。吉姆挥拳向桌子狠狠打去,过了一会儿。雷伊观望着,在他旁边坐下。雷伊这就是你们从原来那座城市搬来的原因因为你在那儿有麻烦,如果愿意你可以说一说—反正我都知道,例行检查。吉姆他们以为搬家是为了我好。雷伊你在那儿头儿开的不错,但是方向错了。你为什么要那样做吉姆把那小子打了雷伊点了点头。吉姆接前他说我是胆小鬼。雷伊你的家人不理解吉姆他们从来都不理解我。雷伊所以你们就搬了家吉姆他们想搬了家我就会有朋友,只要搬家万事皆安雷伊但是你想这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吉姆不语,玩自己的指甲。雷伊继续说你受不了家里的气氛吉姆她都把他活吃了,可他却心甘情愿。透过房门他望着自己的家人简直是动物园雷伊什么吉姆动物园。他总是想和我套近乎,你知道但是他那样我怎么会对他—我是说我爱他,而且不想伤害他—然而我不知道怎么办,也许除了去死。雷伊全乱了套了啊吉姆如果他能够—雷伊“如果他能够”什么你是说你的父亲吉姆我的意思是如果他有胆量给妈妈一点儿颜色看看,我敢打赌她会高兴得很,我敢打赌她不再会挑刺儿。她们都把他弄傻了。真是傻了。我只知道一件事,我决不想成为他那样。雷伊插话胆小鬼吉姆我敢说你是把我看透了,是不是雷伊耸了耸肩一个人怎么能在这个马戏团里生活雷伊你明白我的意思,吉姆—但是他们现在也明白了。想喝水吗吉姆此时雷伊从凉瓶里倒出一杯水伙计—如果有一天我对一切都清清楚楚也不感到耻辱—或我感到自己有个归宿。雷伊把水递给他给你,听着。你能不能替我办点儿事如果水又开祸了,你能不能在陷入困境以前先来找我即使你只想聊聊天—你就直接来找我。这样做比与你的家人谈话轻松得多。吉姆好吧—雷伊什么时候都行—白天或是晚上。你现在是不是冷静下来准备回家去了一吉姆笑了你是认真的雷伊笑着打开了房门。雷伊的办公室,吉姆向自己的母亲走去,勉强地吻了她。吉姆对不起。母亲没什么,亲爱的。她站起身来,拉住吉姆的手。他们穿过房门进入大厅,后面跟着祖母和父亲。祖母对雷伊这一切实属不幸,他犯了错误但是他认错了—所以我们没事了。他一直是个可爱的孩子—吉姆可爱!奶奶—一如果你再说一句谎话你就会变成石头。卜雷伊:祝你走运,吉姆,可别忘了。父亲(递给雷伊三支雪茄烟):抽支烟吧。雷伊:不,谢谢,我不吸烟。父亲:拿着吧—给你的朋友。雷:不—非常感谢你,斯塔克先生。母亲:弗兰克—他不想要。吉姆朝雷伊咧嘴一笑,雷伊点了点头。众人离去,雷伊望着他们的背影,摇了摇头,点燃一支香烟。我们看到吉姆和他的家人穿过大门,开门时我们看到一些便衣警察押着布兹和几个小子正要进门。他们都绷着脸,怒气冲冲。当这些人进入大厅时,吉姆的身影已缩小在远处,音乐起,后又减弱至无尸。淡出。淡入。低角度镜头,小路。一只兔子沿小路向远处跑去,后面追着一群孩子。随着摄影机摇拍这群孩子,其中一个最小的五岁的男孩,在我们近旁停住,向消失中的人群望去。孩子们的叫喊声减弱。朱迪从他身后的院子里冲了出来,手里拿着课本和饭盒。她穿着一件风衣,冬季的风把它拂起。朱迪(喊):博!博就是那个男孩,她的弟弟。他抬头看她,但是没有动。朱迪站在院门外,一辆汽车驶过,从博身边开过去。一138远景。透过吉姆家的窗子看到的朱迪和博。吉姆在前景中,透过纱窗向外望着,他笑了。朱迪(喊):你想干吗,让车撞死!博(笑):是的!吉姆母亲(画外音):你的鸡蛋放在桌上了,亲爱的。吉姆在窗前转身,从镜头前走过。吉姆家餐厅的全景。母亲正把一盘鸡蛋放在吉姆的位置上,父亲已经入坐,一边喝咖啡一边看报。祖母从厨房里走出来。吉姆衣冠楚楚,打着领带,穿着花呢上装和便裤。母亲:坐下吃饭—你要迟到了。吉姆(向餐桌走去):我嗓子发紧,妈妈。我好像有点紧张—祖母:我们在那么些乌烟彰气的城市生活了那么多年,竞没染上肺病或其他什么可怕的疾病,这真是一个奇迹I母亲:那就喝点牛奶吧。祖母(咕哦着):这儿的工厂不那么多。父亲:妈妈—吉姆(仍旧站着,喝牛奶):你做三明治了吗?父亲:我第一天上学的时候,妈妈强迫我吃东西,直到课间休息的时候我还没咽下去。母亲(从碗橱里拿出一个饭盒):没有什么可紧张的。这是花生酱和肉饼—(吉姆嘴里发出啧啧的声音)。祖母:我跟你说什么来着?花生酱I母亲:好,保温瓶里是桔子汁,纸盒里是苹果馅饼,就着一起吃。祖母:我烤的!吉姆(亲了母亲脸一下):再见,妈妈。.母亲:再见,亲爱的。父亲(站起身来):再见,小伙子。震他们一下,像你的老子当年那样里吉姆:没问题—(他走到门口,转过身来)你知道吗?我有种感觉,我们会在这儿留下来的。父亲:听着—选择伙伴要留点儿心—你明白我的意思吗?不要让他们选择你·—工39然而吉姆已经走出门去。全景。吉姆家的后院。吉姆走出厨房的门来到晨光下。朱迪(画外音):别站在路上,博!我告诉你这可是最后一次。吉姆眨了眨眼,停下脚步,看到了朱迪。他扯掉领带,揣进自己的口袋,然后穿过院子。摄影机随他摇拍—全景。小路。吉姆走出院门,我们可以在后景中看到朱迪和博。吉姆又站住。朱迪:博!好吧—我一人去上学!她迈步沿小路走去,博跳跳蹦蹦地追上去,而且沿着街沟的砾石跨步走着。吉姆(叫着):嘿!朱迪瞄了他一眼,继续向前走。吉姆迫了几步,但是他在马路的这一边。吉姆(继续说道):嘿!我以前没在什么地方见过你吗?朱迪不理他,但是她的步伐有些慌乱。吉姆跑过小路。中景,吉姆进入画面时朱迪停住了脚步。l尊迈着走钢丝一样的步子向坡下走去。吉姆:你好。我以前见过你。朱迪:小流氓。吉姆:你用不着这么不友好。朱迪:现在这可都是真的!吉姆(笑):何以见得?朱迪:“生活压在我的身上。”吉姆(笑):“生活可以是美丽的。”嘿,我知道那是在哪儿。朱迪:在哪儿?吉姆:我看见你的地方。(没有回答)现在全没事儿了?(没有回答)你住在附近?朱迪(忍不住了):你是说谁?吉姆:你知道,我是新来的。一14
联系TA帮您文案
获取
立即告诉TA
我们将通知TA,24小时内将与您取得联系
下载文档到电脑,查找使用更方便
文档的实际排版效果,会与网站的显示效果略有不同!!
需要10积分 【积分获取】
分享给其他人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选择举报理由
内容违规
侵权
血腥暴力
其他
提交
我要
拍片
拍片
报价
免费
策划
客服 400-8880960
公众号
公众号
拍片热线
400-8880960
微信
客服微信号
投诉
建议
维权与监督
客服:400-8880960
客服微信号:Filmcan99
微信
客服微信
扫码登录
微信扫码自动注册/登录